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字先生的小木屋

不做无聊之事 何遣有涯之生

 
 
 

日志

 
 

择天记  

2017-05-26 20:59:19|  分类: 看剧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的剧情进行到令人无力的境地,无奈的是,电视剧也正洒着狗血。
一直在小说改编电视剧的武侠古装里沉溺,从小到大。于是无可避免地,一直在比较二者的不同,然后异常纠结于喜好应该偏向于哪一方。
毫无疑问地,这次是先入坑的电视剧。
再一次毫无疑问地,是被公众号推广落落和陈长生的宠溺关系所吸引,然后,一而再再而三地感叹:鹿晗怎么那么像小姑娘。
原来我也是颜控,哪怕这个颜控的审美取向有点神奇。
神奇点不在于认同鹿晗好看,而在于,第一次体会到男生的好看。
而两者的不同就是,如果只是认为鹿晗好看,那么好看的范畴还可以有很多,比如他曾经同组合的张艺兴吴亦凡黄子韬;但这可能是我第一次深刻认知到男生也能长那么好看,于是得出的结论就是,我果然在外观上的审美,一直保持在女性容貌上,或者,是像女生的男生容貌上。
让男主角演绎女主角经常出现的沐浴桥段和身娇体弱易推倒桥段,我只能认为,导演也是把他定位在这个方向的。
虽然,这的确是完美复制小说的内容。
择天记 - 夏青榛 - 白字先生的小木屋
 

在发现鹿晗完美符合我的审美后,回头复习了跑男第三季,专挑他的部分来看。
还是……很呆傻……
所以我还是喜欢软糯的陈长生而不是活泼阳光的鹿晗,哪怕我对着小黄车的广告牌合影。


电视剧好看,只到三十集左右,也许是因为前面和小说契合度很高的缘故。
当走入原创情节,则不可避免的你侬我侬,抑或家国天下。
陈长生才不是能为了国家愿意牺牲自我的人。
为什么电视剧都要以这些主题为核心?也许因为观众群体都是对爱情充满向往的少男少女吧。
择天记 - 夏青榛 - 白字先生的小木屋
 

电视洒着狗血,我就去看小说了。
第一次看升级打怪的长文,真的,好长长长长长长长……
我本就不是看小说速度很快的人,但却,发现很精彩。
很多电视里的台词虽然原样复制,但背景交待略简单,也就变得很奇怪。
比如徐有容明明是南溪斋,却喊离山剑派的秋山君叫师兄。
比如国教的定位,明明类似西方的教皇,和朝廷是不同的两个体系,电视剧却变成俯首称臣的关系。
比如青藤宴上,离山剑派提亲徐有容,陈长生却拿出无人知道的婚书表示反对,离山剑派叫陈长生牺牲小我,取大义,而陈长生的徒弟妖族公主落落却说,我家先生就是最大的大义。当时只觉互相以权压人,书里才有详细背景交待——离山剑派和徐有容结亲,是朝廷主张的南北统一,南北统一是大义,但南北统一只是人族的统一,落落代表的妖族是和人族结盟共同抵抗魔族的关系,所以在抵抗魔族这件头等大事之前,首先的大义是人族和妖族,如果为了南北放弃了人妖,为了徐有容和离山的南北婚事放弃了徐有容和陈长生的婚事,才是不义。
好吧,有点复杂。
还有很多更复杂的事情,比如每一个境界的名字,比如陈长生悟道破境的具体内容,都是电视无法表现的东西。
不由得想到很多年前看的金庸小说,感叹没有任何一部电视剧能拍清楚其中每一场比试的真气运行和胜负因由。

小说剧情的框架还在扩大,始终没有写崩,作者大大笔力深厚,每个人物都很生动,而陈长生,他的洁癖和固执,还有人生观都非常美好。
但我正读到非常不美好的地方,关于生死,关于改命,关于从出场至今一路走过的路,都被解决了,也被推翻了。
所有努力都只是身为棋子的尴尬。
陈长生说,自己什么都没了,连病也没了。
好生无趣。
我也觉得好生无趣。
毕竟还是有青春少年时的,哪怕充满辛酸疲惫。
初心这种东西,出现就意味着告别。
也许以后会走到很远的地方,但一目十行读起来很舒爽的国教学院的少年时光,终究是没有了。
一念及此,便觉得自身亦然。

休息休息,看文还是放慢点速度吧。
就像等9小时的香蕉一样,就像是做8张4小时的桌子一样,就像是种144片12小时的橡胶一样,再急也烧不起绿钞,所以慢慢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